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 > 列表

说书人X太太。#何处惹尘埃(上。

发布时间:2019-03-01 13:10:52      来源:
"定位是说书先生X富家太太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夏末的天气还是燥热,后台本就狭促,人来人往更加烦闷。

张子青刚从舞台下场,找把椅子坐下。旁的跟班儿递了水来,盖碗酽齁的茉莉花茶,香味儿揉杂着水汽,氤氲着上旋。

下场节目的演员刚上了台,剧场掌事的刘爷一掀门帘进来了:“张爷,我这儿刚给您收的礼物。”

张子青迎上来接过刘爷手里的匣子,放在桌子上,刘爷走近他,附在耳边道:“还是王家二太太送的,叫你今晚过去喝茶。”刘爷上了岁数,花白的胡子遮不住笑纹儿。

打开了匣子,是件鹅缎绸的大褂,藏青的颜色,盘扣周周正正,顶好的走线做工。张子青将指尖轻轻抚过,透过窗户照进来的夕阳光线落在大褂上。前场演员气氛真热闹,张子青却看着这衣裳出了神。




王家的宅子在城南边,张子青每回来都不走正门。绕道宅子后边的偏门,早有小丫鬟在此等着。进了门是条冰花的曲径小路,直通二太太的院儿。

二太太院子里,有棵两人合抱的五线菩提树,眼下时节不到落子儿的时候,叶子还郁郁葱葱,月光水样的撒上叶尖儿,要滴嗒下来似的流转光亮。

小丫鬟敲门:“太太,张先生来了。”听见屋里回应,小丫鬟便推开了门,示意张子青进屋。

屋里不甚亮堂,点着熏香,一股子沉香味儿袭上官觉。“给二太太请安。”张子青站在门口,打打袖子拱手作了个揖。

那二太太从椅子上起来:“角儿来了,哪儿用得着请安呀,您可真是折煞我。”说着,走近张子青,拉着他胳膊便往屋里走。丝绸的帕子掠过张子青手腕,引得人一阵发痒。




绕过屏风,内屋里当中是张圆桌子,四脚凳子排开,桌上摆着茶水点心。

“不知新给您做的那件大褂,还可心吗?”

“太太的眼光,哪能有错。”

张子青落了座,二太太却绕到他身后,执起茶壶来,胳膊环在他身侧。身后一阵香气围绕过来,看着自己面前的茶杯注上了水,那只纤手却往自己胸前轻抚过。

二太太起了身,往张子青身边儿坐下。

“有些日子没上家来了?”

“这些日子演出多了点儿。”

“你上回说的西厢记,我还没听完呢。”二太太喝口茶,用帕子沾着嘴角。

张子青手抵在膝盖上,二太太旗袍下漏出的≯大≯腿就在自己的旁边,但眼睛却始终不曾往那处瞟过:“太太,您明儿再上戏园子去,我给您说。”

“说了别叫我太太了,叫霜玉。”二太太眼睛看着张子青侧脸,他眼眉之间有颗朱砂痣,引得二太太伸手轻轻碰了碰。

“子青不敢。”感觉那手指尖儿上带着了热气,张子青更不肯抬眼看她。

二太太站起身来,施施然往梳妆台边走去。忽一下,惊堂木响,张子青抬眼观瞧,只见原是二太太手拿块惊堂木,往梳妆台子上拍了一下:“上回咱们说到啊——我学的像你吗?”二太太以帕掩嘴轻笑道。

张子青似被那惊堂木一响摄住了心魂,只看着那二太太旗袍裹≯身,头发松松挽了个发髻,发间插个金色簪子,一头是珊瑚雕的花儿,红艳的跟她的嘴唇像一个色。此刻二太太抿嘴笑着,眼尾却藏了几分俏皮,不知怎么的,竟显得像个初≯尝≯人≯事≯的小姑娘。

【记得看评论,我寻思这也不是车啊反正有点那个意思吧。】
网站地图 - 关于本站 - 使用帮助 - 联系我们 - 网站调查 主办: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:信息中心版权所有   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: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


建议使用IE9.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,分辨率1280*720